“我已很久不曾激动,那天还是有些上头”丨三个互联网郊区的中年突围

2019-10-22 18:12 评论 0 条

该页面存在於Google的搜寻结果内

今晚想跟大家说三个打动我的故事,关于中年,关于突围,关于久违的上头: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朋友圈充斥了各种调侃中年的段子,脱发、裁员、上有老下有小的一地鸡毛……中年人仿佛赢得了生活,却又失去了一切。


有太多人说,中年人的故事,其实就是两口气:松了一口气,再叹一口气。但依旧有很多人冒着傻气,去争一口气。


“我已很久不曾激动,那天还是有些上头”丨三个互联网郊区的中年突围插图


今年9月,我们穿越大半个中国,飞了西昌、成都和杭州,见了一个60后钢铁厂的老领导、一个像是个产品经理的公安局副局长、一个被说是“你疯了吗”的85后博士。


他们活跃于在BAT之外,不在北上广,深耕于不被追捧的传统行业。去之前,我们有很多的立场预设,脑补了很多五环外中年的形象,但这三个故事深深打动了我们。


就像故事的一位主角所说,我们已经很久不再为什么事情激动,但跟这三个人聊完,我们还是有些上头。


他们心里的火苗从未熄灭,他们拥有一切、却有勇气打破一切。他们抱有希望,准备好失望,然后去追求。


成熟之后的热泪盈眶,总是更有力量。

1


“你疯了吗?


2017年,35岁的陈垦说自己准备离开一家被众人称作“金饭碗”的事业单位,去研究怎么用人工智能让成都绕城高速不那么堵。


他的前同事感激他能留下编制的名额,又忍不住带着狐疑的目光问他:“你疯了吗?


毕竟,在这个事业单位,工作是非常“成都“的,体面、稳定、安逸,与他生活的城市,气质完美匹配。


劝他的人不少。安逸还是有很多好处的,最可见的是他的身材,乍一看以为是专业运动员。有空日常健身的人,才能让肩膀上的肌肉保持线条,腹部隐约可见一个“王”字。


这是比奢侈品还珍贵的Logo,是有钱有闲的象征。但他还是想要离开,安逸一眼看的到头,让他失落。这个念头盘踞在心头,痒了很久。


直到他看到四川高速公司的一个招聘,那是一张智慧高速的清晰规划和路径图,才真正点燃了心头的星星之火。


从来没有人做过这样的事情。中国有超过14.3万公里的高速公路,作为朴素的基础设施,从表面上看,它几乎没什么可改变的。


但新技术的出现,让高速可以成为一个有机体,川流不息的车辆如何来来去去、某位司机踩下的一脚刹车产生的蝴蝶效应,影响了后面20公里的车流……这些问题让陈垦兴奋不已。


“理想状态是,车辆能够自动驾驶,三五知己亲朋在高速上吃着火锅搓着麻将,沿途可以在高速路途中逛逛景点、shopping一下。大家再不说‘走,去川西耍’而是‘走,去川西高速耍’。


他的脑子里都是“智慧高速与自动驾驶”的愿景,哪怕是深夜躺在床上,这些画面还是不断妖娆心头。最终,他还是做出了这个“你疯了吗”的决定,走出金饭碗,抓住这个可能是一生一次的机遇。


这不只是一个逃离安逸的感性决定。他看到这个世界正在发生局部的变化,互联网技术的破壁效应正在从APP应用走向社会经济的核心。


这一次的技术热词是AIoT(AI+IoT),高速和上面的车辆第一次能够以普世的成本实现数据化,最终在云端形成一个数字的孪生体,这样就可以应用人工智能的算法对其进行学习和调控。


陈垦犹豫了一周,笃定新技术会创造新的时代窗口。鼓起勇气,推开窗,成为了川高公司旗下的信息化公司引入的第一位博士。

“我已很久不曾激动,那天还是有些上头”丨三个互联网郊区的中年突围插图1

陈垦正在查看项目数据,跟进进度


今年9月,我们在成都见到陈垦,他穿着黑色潮牌T恤,脖子上挂着一根银色的项链,坠子是一只哑铃,但“我已经过劳肥了”,他腼腆的笑着。


时间过去两年,他的生活也仿佛驶上了高速公路,从此发生了180度转向。忙碌,是最明显的变化。“以前每周健身三到四次,现在每三到四个月健身一次。


“公司信息化部门已经扩张到65人了,但是还在不断地招人。未来5~10年之内,要招到1000人。”陈垦说。


他不再是公司唯一的博士。在他看来,这个平均年龄只有27岁的“国企”,本质上已经是一家互联网公司。


今年十一,陈垦全程参与的成都绕城高速智慧试点项目迎来大考,这个交通大动脉上,已经可以实现交通事件的自动发现、自动预警、自动判识、自动协同,最终实现缓堵保畅。


在川陕交汇处,国内第二长的高速公路隧道米仓山隧道,针对应急安全型的实现方案已经开始全面测试。


陈垦说起在做的事时,有按捺不住的成就感。


“之前我到沿海省份去调研学习,看到他们的智慧高速发展水平,会很羡慕。但几年过去了,他们还是那个样子,我们却蹭蹭蹭地赶上了、甚至超过了。


他对智慧高速的愿景毫不怀疑。新故事的种子已经播下,主角已经不是互联网巨头。

2


“我已不为什么激动,
那天还是有点上头。


一辆救护车从杭州萧山曹家桥地铁站附近出发,几十分钟里,救护车没有遇上一个红灯。


杭州市公安局萧山分局的副局长孙世祥就在车上,他跟着这辆仿佛不会遇上阻碍的救护车绕了萧山好几圈。


孙世祥做过社区民警、刑侦警察也管过交警,20多年的警察生涯因为三年前一次会面发生了360度的转变。


2016年,人称“博士”的阿里云创始人王坚,提出了一个“疯狂”的想法,要给城市装上一个“大脑”,希望首先在杭州萧山落地尝试。


双方第一次开会时,孙世祥不断的提问,希望推掉这个项目,“这不是摸着石头过河,这是没有石头摸,还看不到对岸。撑死只有过河念头。


但三年后,坐在这辆救护车上,孙世祥有点动容,“我已经很久不为什么事情激动了。但那天还是有点上头。”


“如果有一天,在这个城市里,救护车上是我,或者我的亲人,送到医院,医生说,幸好早了一分钟。我会感到无比欣慰和自豪。


这辆救护车是在测试城市大脑“一键护航”功能,通过协调救护车、120指挥台、交通队和道路信号灯信息,数据和科技能在人命关天的时刻抢回宝贵的时间。


这需要协调救护车上负责传导位置信息的SIM通信商的网络和GPS地址信息、120指挥台的反馈、交通队的信息、道路上的信号机指示灯信息。所有的信息完成整合下达指令要在秒以单位的时间内完成。


在复杂的交通系统里,任何看似微小的改变,都要付出极大的努力。


三年前,在接下萧山区的城市大脑项目之后,孙世祥不再那么像“公安局长”,反而更像焦虑的产品经理,“我的白头发都是这三年长出来的。


“每天雷打不动七点开会,所有人都要来,不解决问题就一直这么开下去。”他是土生土长的杭州人,却有一把洪亮的嗓子,讲话时中气十足。


“我已很久不曾激动,那天还是有些上头”丨三个互联网郊区的中年突围插图2

刚刚结束一场科技会议的孙世祥


但是意外的,他发现在项目焦灼时,这一招百试不爽,“崩溃”的阿里云工程师总能交出一份不错的解决方案。这个开辟生命线的一键护航,就是他提出的想法。


现在,在杭州,AI已经深入交通系统的神经中枢,指挥红绿灯,治理拥堵,为救护车、消防车保驾护航。


“通行速度提升了15%吧”,孙世祥告诉我们。如果放到城市维度来看,这是社会巨大的效率提升。


2017年9月,孙世祥去了云栖大会演讲。他不无感慨地说,如果我们用蚂蚁的心态,最小的石头也是障碍,如果我们用雄鹰的心态,最高的山峰都敢尝试。


在他的身后,昔日备受质疑的城市大脑,已经成为追随者众的新风口,各大互联网厂商纷纷涌入这片蓝海。

3


“我们在这个地方,
不努力,就不会被看到。”

在攀钢,周敏已经工作了二十多年。前十余年在攀枝花,从2009年建设西昌钢钒(隶属于攀钢)投产至今,他已经在这片厂区工作了十年。


这位1966年出生,在钢厂待了26年的老国企高管,与我们想象中的截然不同。他穿着一身淡青色的工装,国字脸,戴着银色框眼镜,没有架子,语速轻快且幽默风趣。


他喜欢刷知乎,几乎不看纸质书,最大的乐趣之一,就是和在外地工作的儿子,交流技术问题。


“我已很久不曾激动,那天还是有些上头”丨三个互联网郊区的中年突围插图3

周敏正在复盘昨天的生产数据


“从2000年开始至今,我的资料、技术书籍,已经累积了100多个G。”在西昌钢钒的办公室里,周敏爽朗地说。


从周敏办公室的落地窗望去,是一片参差错落的厂房、烟囱。在周围的环境中,这些词语显得格格不入。传统、笨重,西昌钢厂和BAT几乎处在两个世界。


“我已很久不曾激动,那天还是有些上头”丨三个互联网郊区的中年突围插图4

“创新”是西昌钢钒的企业文化


厂房按照炼钢的工序,分为不同的车间。两个数十米高的双曲线冷却塔,吞吐着白色的水雾,再往远看,就是层叠的群峦。


里面是另一番图景:数百根炙热的板坯整齐地排列着,等待冷却,每根重达30吨;二十多米高的行吊悬挂着一炉烧红的钢水,从工人头顶快速掠过;冶炼车间里火星四射,热浪翻涌,室内温度超过40度……


“我已很久不曾激动,那天还是有些上头”丨三个互联网郊区的中年突围插图5

西昌钢钒车间里的炼钢炉


就连西昌这座城市,也没有任何互联网产业的基因。它位于四川凉山彝族自治州,这是中国最贫瘠的地方之一。不过,在这片互联网的沙漠地带,一些变化开始发生了。


我们在西昌钢钒的车间看到,一位年轻的女工正对着电脑,输入算法给出的参数,就完成了脱硫工序的操作。


这个参数是由阿里云工业大脑给出,用来优化优化炼钢的脱硫工艺。还有另外一个并行的项目,是在板材表面质检这个环节,通过工业大脑冷轧表检产品的智能定级推荐,帮助质检员提升了定级准确度,同时也降低了工人的工作量。


让改变发生并非一件容易的事。多数情况,创新者们都没有可供借鉴的道路和方向。对于第一个吃螃蟹的先行者而言,迈出第一步,本身就是一场冒险,需要极大的勇气,面临极大的压力。


“我们在这个地方,如果不奋斗,不努力,就不会被客户看到。”周敏的身上,看不到外界对国企管理层的刻板印象,除了花白的头发之外,年龄的界限在他身上很模糊。


“今天能活下来的企业,都是非常努力的。我们的竞争对手,就是学霸,白天上课,晚上还偷偷用功的。只有创新,才有可能弯道超车。


他很早就尝过钻研新技术,比人先走一步后带来的苦头和甜头。周敏曾顶着所有的试验和投入可能仅仅会换来废铁的后果,给了研究院负责产品研发的博士“每种思路两炉钢水”。


当时钢材价格高企,900多吨钢,直接意味着可能会带来四五百万人民币的投入损失。


结果不出意料,负责产品研发的博士用来做参数试验的钢水最后都变成了废铁。“我没有任何要求,就是让他们把试验中每一步的数据都完整记录下来。


虽然第一次没有完全成功,但第二次他们成功了,此后攀钢的这款产品市场反响颇佳,成为一款定型产品。


周敏对信息技术的兴趣和强烈的奋斗信念来源于他的原生家庭和求学经历。


他的父亲是去过朝鲜战场的老兵,受到支援三线建设的感召,收拾包袱就去了攀枝花筹建钢厂,当时攀枝花市连名字都没有,只有7户农民。1986年,周敏在东北大学(当时是东北工学院)攻读矿山机械专业,一直到研究生。


读研期间,导师的实验室的三台计算机,让他对信息技术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周敏每天都琢磨着怎么和计算机系统较劲。“我那时会自己编病毒看能不能骗过计算机,夺取系统的控制权。


偏居一隅,留在笨重的钢铁行业,并不意味着周敏对外面的世界无甚了解。他一直保持着获取新知识的热情,他甚至比下面的年轻人更加相信那个尚未到来的未来。

“我已很久不曾激动,那天还是有些上头”丨三个互联网郊区的中年突围插图6

正在监控数据的攀钢工人


在西昌钢钒与阿里云合作期间,冷轧表检项目经历了多次调整。钢水经过生产冶炼环节变成了钢板后,需要通过仪器和人工质检,达标的产品才能交付客户。影响钢板质量的因素很多,有时候一只蚊子落在钢板表面都会留下痕迹,从而造成钢板不达标。


“有些数据被人工干扰过,我们有过几种思路,一种行不通就换一种。”周敏说到这个项目最新的进展时却特别乐观,“我们已经慢慢看到黎明的曙光了,初步看方向是对的。


项目还没有验收,投入的钱已经差不多赚回来了。不过,相比较短期的收入而言,周敏更看重的是,是对于人的观念的冲击。


他称自己“花了两三年给员工洗脑”,带着管理层一趟一趟去看行业里其他公司的做法。现在终于不用他来强力推动了。大数据炼钢项目的PM出去转了一圈,回来大喊坚定信心的小段子时常被他拿来打趣,“没看到之前,你觉得我们是错的吗?


一些其他钢铁制造企业,慕名来西昌钢钒取经。见到这些交流的同行,他总会问几个问题,“你想通过大数据干什么?你现在有什么数据?你的数据怎么达到你的目的?”这些问题一出,同行就有点茫然了。


并非所有的同行都像周敏那么务实,他们只是把智能、数字化等概念当做一尊虚拟的神在供奉。最后,交流变成了周敏的单方面新技术布道,他乐于传播自己笃信的理念。


对于这位精明干练的管理者而言,和阿里云的合作,好比在黑屋子的墙上凿了一个洞,他看见了外面的世界,但远远不满足。他希望能自己开一扇门。


“下一步要改进质量管理系统隐藏着的流程问题,减少人的因素对数据的干扰……”“以后要减少人工,让AI来炼钢。”“还要考虑做更多的智能制造转型升级项目。”他谈及未来的打算。

结语


这就是突围的故事,一切正在发生,一切未完待续。


他们从来都不是聚光灯下的人。但这些正在发生着的,在相对边缘领域里焕发出来的,野蛮拔节的力量难以被忽视。就像抖音和快手画幅中的人,他们被科技赋予了新的力量,他们正创造属于自己的新故事。


而他们的故事多少证明:一种新技术代替旧的技术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经济的动能正在发生更迭。如果说旧的经济驱动,主要来自于土地、资本、劳动力。到今天为止,经济越来越依赖于技术、组织、机制的创新。研究报告指出,中国经济新增长量里,67.9%是数字经济驱动的。


在这样一个新旧交替时代,不论身处主流或是边缘,发现并顺应这个潮流的勇敢者,都有改变世界的机会。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后园

版权声明: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问题,烦请提供版权疑问、身份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admin@cnitweb.cn,我们将及时沟通与处理,谢谢支持!
转载请注明:“我已很久不曾激动,那天还是有些上头”丨三个互联网郊区的中年突围 | IT小喇叭-关注移动互联网创新创业的科技媒体,助力企业的品牌宣传!企业品牌宣传,就找IT小喇叭!www.itxiaolaba.com 创新创业服务平台
分类:新闻中心 标签: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留言!